a.gif (3449 bytes)

       (1979年) 撰曲:楊石渠

wpe46383.gif (14602 bytes)

 

wpe55408.gif (15025 bytes)此曲題材選自「浮生六記」之「坎坷記愁」一段,內容經過增刪,加強了悲劇感。全首歌架構完整,前後呼應,証明衹要用得其所,一些藝術上的加工,是可以起畫龍點睛作用。

wpe32627.gif (40232 bytes)楊石渠先生一向擅於寫故事性的粵曲,曲中有景,景中有情,而「沈三白與芸娘」更被他視為代表作。對於一些生活細節的舖排,如描述夫妻恩愛之情,骨肉切膚之親,都有很細緻而真實的刻劃,他尤擅於以簡潔的文字來凝造所需氣氛,清楚表現時空交替,曲中佳句信手拈來,如「西風吹散一簾月似煙」,「曉風殘月草橋西」,又如「點滴空階雨,破落舊門牆」等等,俯拾皆是。

CD2.ht17.gif (32648 bytes)寫情處,層次分明,對人物心理的勾劃,細緻入微,其中有幾段更觸動人心,且看各位知音者可有同感:當沈三白知道女兒將被送去做童養媳,他即時反應是「掌中珠,懷中燕,怎能任花落春殘飛絮wpe35477.gif (33233 bytes)亂」,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下,對眼前事實難以接受。「萬不能折散大好家庭,最多生就一齊生,死就一齊死啦」,那種不顧一切的咆哮,就寫得很貼切。芸娘的「不捨還須捨,不斷還須斷」,道出了現實的殘酷,「眼前衹剩天涯路」,一切都是無可奈何。

wpe41378.gif (37763 bytes)第二面先寫芸娘「花殘春盡」,挺著一口氣,盼望歸人,然後再寫「小蘭舟,風雨夜」,「冒雨衝寒,強渡長江」。用上「冒雨」,「衝寒」,「強渡」,這些充滿動感的形容詞,沈三白如何歸心似箭,聽眾有如親自目睹。終於及時趕到,重逄似喜還悲!當時情景就衹是「淒涼執手兩相看」,一句曲詞道盡萬語千言,不知從何說起。芸娘返魂無術,「一柱心香,乞普渡慈航,借活命仙方,願郎減壽續卿長。」沈三白情深至盡處,化作無力的乞討。

wpe28152.gif (24630 bytes)除了詞寫得好之外,其中有兩段音樂編排也是十分高明的。如三更鼓加在「曉霜天」後,簡簡單單就點出了時間。如第二面用慢慢的江河水引子配芸娘的「病折愁磨」,然後隨即接上急促的「二流」,配沈三白的慌忙趕路,以音樂來劃分兩地相思兩處情,貼切得很。

尾段芸娘油盡燈枯,沈三白痛哭悲愴,聽眾的情緒被引至高峰時,突然一切靜止,歸於死寂。跟著音樂再起,調子悲涼,加入風聲雨聲,陪伴著沈三白「淒風苦雨葬芸娘」,餘音裊裊,令悲慘的氣氛瀰漫全曲,歷久不散,令人低迴不已。

此曲配樂適當,每件樂器都能發揮其獨特功能:激動處,如萬馬奔騰;傷情處,如夜風泣血。若非演奏者注入真情,效果何能至此?

 

曲好詞靚,猶如未雕白玉,需要有優秀的工匠,令其發出藝術光芒。此曲難唱,已是不爭事實,因為唱者除了要有精湛的唱功外,還需要有相當的演技。內心感情的掌握要很準確,層次分明,才可發揮曲中神髓。楊石渠先生曾公開表示:「此曲能落入林家聲手上,是此曲的幸運」。

wpe75194.gif (29435 bytes)記得有一段文字,曾經如此描述過:「沒有風花雪月,沒有太多的血淚情懷,可是林家聲的歌聲圓潤,字字綿,感情汨汨而出,沾了一身都是,比哭還難受」。

 

 

wpe56800.gif (30195 bytes)

 

一首歌如要令聽者動容,首先歌者必先被感動。生離的「苦」,死別的「慘」,感情源自唱者的心,情隨詞意,自然滲出,唱者已與沈三白混為一體,就算逐句挑剔,也難覓瑕疵。最欣賞他唱那句「泉路憑誰說斷腸」,曲調低迴流轉,令聽者隨之斷腸。

 

wpe82105.gif (28773 bytes)

此曲的唱腔設計也是很考唱功的。如「此情地老天荒」一句的拉腔,連接上小曲「寒山夜雨」,腔口接駁得天衣無縫,自然流暢。又如一向為行內行外所喜愛的一段由林家聲設計唱腔及演繹的反線中板及乙反中板,就是憑著唱者精湛的演技,動聽的唱功,再加上澎湃的感情,把本來平凡的曲牌化成全首歌最精彩的片段。七九年的作品,今天聽來仍然動聽。

CD2.ht23.gif (91913 bytes)

 

九五年此曲得到「全港我最喜愛粵曲選舉」第一名,這是由行內及觀眾一人一票所選出來的,足有其代表性,可見知音者仍在。同年林家聲在「暖流之聲慈善粵曲演唱會」中,為「伸手助人協會」義唱籌款,十五年後,重唱此曲,人生經歲月歷練,林家聲的唱功更跨進一大步,唱來感情更深,內心的演繹更「到」,藝海果真是無窮無盡。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