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5

明報周刊     20150808

 

 

 

 

兒子帶淚談聲哥 骨灰運加國 文武廟設神位

二○一五年八月七日上午五時,獨個兒站在機場,等候由加國回港奔喪的林家聲(聲哥)大兒子林潤笙。

看茪H藻b眼前晃動,我的思潮,一下子回到一九九三年八月,那一天,是聲哥告別職業舞台,三十八場演出的最後一場。坐在後台,看衿^姐(紅荳子)為她的丈夫林家聲整妝,一切弄好之後,她突然說了一句話﹕「唉!今日,聲哥在舞台,你們當然記掛他,幾年後,你們便會把他忘記,因為,他不再演出了。」

我一聽,怎會這樣?突然,我這樣對荳姐說﹕「荳姐,別這樣說,以後,你們在加國生活也好,什麼時候回港也好,只要我知道,任何時刻我都來接你們機。」她一笑,我不笑,因為我知道她不信,但我相信自己。

果然,之後十數年,聲哥夫婦每次由加返港,我和一班聲迷朋友都在機場等荂C每次,都是乘這班早機,總是早上五時許到達,之後聲哥夫婦會和我們喝早茶,然後才回家休息。

今天,我人依然來到機場,可惜兩老不在了。

我今日接的,是他倆的親兒。

景依舊,人亡矣!好不令人傷懷。(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