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首創於1976年電視特輯/VCD)

      編劇:李少芸/葉紹德

劇情簡介:選自三國時期,魏、蜀、吳三分天下的故事。戲從周瑜錯設美人計,揮軍追截劉備至三江口開始。

周瑜心有不甘,訂下假途滅虢之計。荊州城外,周瑜為魏延所傷,敗走蘆花蕩,復被張飛戲弄,激憤成病。孔明一封問病信,就令一代英雄,飲恨而終。

精彩推介:周瑜,文韜武略,溫文爾雅,精通音律。少年得志,故而充滿自信,性格高傲自負,由林家聲演繹這位文武兼備的儒將,真不作他人想。

 

三江口:未能輕縱虎歸山,周瑜揮兵臨江口。

 

林家聲的第一個亮相:大靠、紫金冠,手執馬鞭、銀槍;雲手、圓台、紮架,一連串的身段和動作,顯現周瑜大將風範,英武神氣;緊張、a忙,但不損威風英氣。未開言,林家聲已把周瑜追趕劉備的急而不亂心情清楚地交待出來。

 

周瑜妙計安天下」,周瑜先掩不著喜悅,高聲大笑,面帶得意神色,殊不知「賠了夫人又折兵」,登時氣得金創迸裂,血湧心頭,不支昏倒。這唸對聯的一個小環節,在演出層次上,林家聲塑造出強烈的對比效果,周瑜這個人物就能活靈活現地呈現在觀眾眼前。

 

 

艷曲醉周郎: 閑居故奏相思調,假途滅虢計周全。

 

 

要表現周瑜的文武兼備,儒將風流,這場純文戲的安排起了畫龍點睛之效。林家聲的扮相:溫文儒雅中帶點迷人英氣,瀟灑俊逸內隱含儒將溫柔,觀眾陶醉於他的柔情笑意,蜜意綿;輕撥琴弦,幾番挑逗,散發著閨房之樂,溫馨動人。顧曲周郎,在林家聲的演繹下,活現舞台。

 

 

 

周瑜心生假途滅虢之計,假意恐嚇,逗著魯肅玩的那一個小環節,起著調劑作用,生動有趣,林家聲的眼神,鋒芒中帶著佻皮的笑意,很精彩。

 

 

 

起兵:西蜀滅亡指日待,自豪顧盼點將壇。

林家聲的周瑜,點將起兵,英風颯颯,幾個翻身:拋槍、踢腿、紮架,顯出大將威儀。「假途滅虢計可行」,林家聲通過顧盼眼神,表現出周瑜的自信自負,至小喬的苦心進諫,周瑜怒不可遏,就更順理成章了。正是「調將行軍你休過問」,小喬仍數說南郡、荊州、襄陽全遭敵佔;「勝敗乃兵家常事」,周瑜仍能假裝瀟灑。但一句「折兵賠了孫夫人」就刺痛了周瑜傷口,再一句「孔明計策勝郎君」,周瑜焉能不怒火中燒。林家聲處理周瑜與小喬這節一提一和的唱情,層次深度,節節不同;憤怒情緒,節比節高,深深地把觀眾的情緒牽引著。

 

 

荊州城外:「關月雲,奪回外借荊州鎮,西蜀行。」

三千兵騎,夜臨夏邦。林家聲威武迫人,用了兩個馬僮帶馬上場,籍此加重了周瑜的躊躇滿志,威風凜凜。「蘆花兩岸盡凋黃,水波掩映千里寒,轉眼荊州為我有,孔明怎及我周郎。」用詞優雅,曲韻動聽,樂曲剛中有柔,配合著林家聲一連串的身段、槍花、踢腿、紮架,表現出周瑜對此行的自信。

接著下來一段荊州城外,林家聲藝術再一次展現在粵劇舞台:「不見開城迎公謹」,林家聲一個懷疑的眼神,帶出了周瑜的精明與警覺。但見黃忠、魏延出現,知道計謀被識破,一驚;發覺已墮入孔明羅網,再驚;林家聲用了粵劇傳統的震盔來表現周瑜的「魂不定,怒如狂」,並以精湛的演技準確地交出周瑜當時那既驚亦怒的心情。

 

 

強弱太懸殊,「不奪荊州非英雄,不殺孔明非好漢。」這祗是周瑜的主觀願望。林家聲演繹被魏延重創時,忍著一口血、掩傷、提槍,羞慚創痛,急步入場,他把戰敗的周瑜,演得入目三分。

 

 

 

蘆花蕩:腥紅點點口中藏,單人匹馬走茫茫

 

周瑜單騎負傷逃至蘆花蕩,這是一幕繁重的武場戲,由李少華師傅依著林家聲深厚的武打功底而設計的,其中包含了多個難度極高的表演程式。

「這一陣殺得我魂飛」內場唱出,然後以水髮、戰衣、橫槍直鞭出場,再唱「魄蕩(拉長腔)」,林家聲處理這一句揉合南北唱腔的倒板,唱來音色圓渾,既有京劇的高吭、豪情,亦保留粵劇的柔和跌宕,先聲奪人,觀眾的掌聲、叫好聲,充滿了戲院的每一角落。跟著林家聲以小穩步到大穩步的動作(表示周瑜身受創傷),穿槍背、滾地(代表馬兒受驚而周瑜從馬背跌下)、水髮、回身,執馬韁、纓槍,一字馬(表現馬失前蹄)、拉韁等,全都一氣呵成,自然流暢,清脆俐落。

 

 

稍為喘定,周瑜小圓台上馬:「腥紅點點口中藏,更以為玄虛故弄計週全,又誰料三番失敗在沙場,那邊廂,又聽得馬啼聲響。」敗軍之將,四面楚歌,林家聲以精湛的唱功,連帶著一連串高難度的武藝表演:單腳紮架、雲手、轉身,動作跟著唱段的節奏由慢開始,漸漸地有規律地趨快,到最快時變為一連串的片腿,而最難得是連做帶唱,唱來仍感情豐富,曲詞依然清晰可聞,祗是當時已被滿場如雷的掌聲掩蓋。

 

雲手、轉身之後一個反身,直下一字馬,手不著地,三次起落,表示馬兒一個虎跳後,匍匐地上,無力再起,周瑜輕撫馬兒,用力拉起馬頭。這一節的傳統粵劇功架表演,鑼鼓聲、馬嘶聲配合著林家聲穩實的動作,爽而不亂,乾淨俐落,身段優美,富藝術感,使觀眾緊張萬分,彷如親臨其境。

 

 

疲乏受創的周瑜遇上了神威勇猛的張飛,遭受連番戲弄。「昔日英雄無敵,今日慘淡收場。」林家聲唱出了英雄末路的無奈無助,令觀眾戚然。

 

 

 

 

 

 

周瑜甦醒時那一小段,林家聲演繹疲憊無力的周瑜很神似,觀眾可有留意?

 

 

 

 

寫表:這是一場唱功戲,林家聲為著配合周瑜的大將身份,採用古樸傳統的中州音唱出,富於韻味,珍貴異常。

周瑜抱病,孔明來書:「弟亮有書來拜奉,送達都督小周公莫要逞能把計弄,從今少要動兵戎知機者,回江東。」這段讀白,林家聲唸來緊湊,句讀分明、抑、揚、頓、挫,聲調感情,皆隨書中內容起伏,一句緊接一句,情緒達至頂點,吐血、昏倒,全場鴉雀無聲,觀眾感同身受。

 

接下來是精彩的「寫表」,慢板序起:「臣自少,蒙我主恩如山重都是俺無才難望氣貫長虹。」林家聲用傳統的中州音(即官話)唱出了周瑜的說慚愧,實不甘,唏噓無奈,韻味十足。

(唱詞詳見於本頁尾)

 

 

難捨塵俗,祗嘆既生瑜,何生亮?觀眾都帶著英雄早逝的憐惜離開戲院,久久不能平復。

 

 

 

 

結語:以「周瑜」這個人物為主的戲曲,首見於這劇。武場戲的功架排場由李少華設計,而文場的「艷曲醉周郎」則由擅寫生旦戲的葉紹德編寫,可謂融匯了南北傳統藝術,如今再配合林家聲博大精深的藝術造詣,唱、造、唸、打俱齊,堪稱粵劇的最佳代表作,故被選為首屆香港藝術節中演出。

1980年在廣州公演,轟動一時,當地的藝術工作者,特別舉辦了研討會,討論此劇成功之處。後征美加,盛況依然,好評如潮。從此劇的卓越成績,可引証林家聲對藝術鑽研的細緻,他對粵劇的成就及貢獻是毋容置疑的。

 

寫表

「弟亮有書來拜奉,敬達都督小周公,爾從勞師與動眾,假途滅虢也相同。既是無才不可動,若是無勇莫稱雄。 卵子焉能擋山重,草蛇怎敢敵蛟龍,莫要逞能把計弄,從今少要動兵戎。勸都督,須保重,忍些氣,莫稱雄,從此後,少妄動,知機者,回江東,回江東。」

看過了書信,心內痛。(不好。)霎時之間,吐鮮紅,我罵一聲孔明,你言放縱,真令本督氣難容。唉!我長嘆一聲!怨一聲老天公。(我把你個蒼天,天呀!你既是生瑜,又何必生亮,生下我兩人,屢屢來作對,看將起來,你真是太弄人了。)待我寫下遺表,奏上主公。

臣自少,蒙吾主,恩如山重,本該要,圖報效 ,我的主公。這都是俺無才,錯把計弄。一心心,謀荊州,誰料天命不從。悔不該,錯走空城,身遭箭中,悔不該,美人巧計,成就了跨鳳乘龍。悔不該,假途滅虢,受盡了他人戲弄。我恨孔明,將某三氣,氣得我一命歸終。倘若是 為臣歸大夢,薦一個才高子敬保主公。我到頭來,無一用,有何面目見江東,遙望著荊州,心哀慟。(罷了我的主公,吳侯,我的主公呀)天亡俺,周公瑾,難望氣貫長虹。

                                                  -美-

 


五分鐘的周瑜

作者:  小浮       26.2.10

在土豆上搜了一圈,林生的粵劇視頻並不多。令我很是驚喜的是,排在前列有一小段三氣周瑜。

戲很短,總共只有五分來鐘。出場應是“這一仗殺得我魂飛魄蕩”吧,可惜視頻截得有點尷尬,只聽到林生唱剩下的“魄蕩”二字。他這個長腔拖得極有戈陽腔的韻味,一聲數疊漸行漸高漸強,完全地發散開來,很有種驚濤駭浪不絕而來的氣勢。

這段戲非常考功夫,林生的動作乾淨俐落又充滿韻味和美感,不愧是大武生,功底之深毋庸置疑。中間“猩紅點點”的那段則感染力極強,邊唱邊做,到最尾一句“又聽得馬鳴聲響”時,唱的同時還要保持激烈的單腿站立打旋動作,氣不散步不亂,——光是電視錄影已經讓我歎為觀止,這要是在現場看,保不定我會激動成什麼樣子……

除了身上功夫之外,我也極其喜歡林生把握劇中人情緒心態的細膩。之前看他的電影時就覺得他特別會用眼神來傳遞情感,而切換到舞臺表演中也同樣貼切精彩。記得第一個搶背跪地之後,攝像機拉了個近鏡頭,周瑜咬牙環顧左右欲勒馬起身,那個眼神贊極了,滿是憤怒不甘又透著力不從心的疲憊,隱約又可見擔心被敵人窺見的些許惶急。——這正是周瑜當下的最佳寫照:受傷敗陣精疲力竭,唯胸中一股羞憤之氣難平,支持著他奮力拼殺到最後一刻。

看過不少戲曲舞臺上的周瑜,我之前喜歡的是葉盛蘭大師在群英會中的表演,那個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周瑜,讓人不得不被吸引過去。林生此刻的周瑜處境剛好相反,英雄末路窮途落魄,只是那舉手投足間還能維持著一股凜然不容侵犯的傲氣和殺氣,同樣讓人又憐又敬,難以忘懷。

啊呀,我真想看全劇的周瑜!


作者:小浮  20.3.2010

  我真的不是周郎的粉絲,可是林生的周瑜,會讓人很有共鳴。除了功底好之外,我覺得他最成功的地方是演出了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他的周瑜,不是史書中不痛不癢的幾段描繪,也不是很多人千方百計要演得與眾不同的形象。這個周瑜走的是傳統路線,下場一如既往地倒楣,這個周瑜,仍然是聰明卻又帶點小氣、英武卻又帶點偏激的性格,可是在大家熟識的套路中,他的演繹手法讓人覺得很乾淨的,不含雜質,讓人忍不住投入去看待和欣賞。

  一時之間我竟不知如何形容才算貼切。這麼來說吧,作為舞臺形象,這個周瑜肯定不是個完美的人物,可這個周瑜很真實動人,對手越是成竹在胸氣定神閑,越發顯得他的喜怒哀樂疲憊失意發生得那麼井然有序,恰到好處。觀眾眼睜睜地看著他一步步力不從心,一步步瀕臨絕望,一步步地走到那個無法改變的結局中去,忍不住為他焦急,為他難過,為他扼腕歎息。——上好的舞臺表演正是具備了這般強大的感染力,於是林生的周瑜,輕而易舉便贏得了我的全部支援。

  從記事以來,我大概從沒這麼討厭孔明和張飛過,特別是看到蘆花蕩一折,當張飛對連番作戰最後昏倒在地的周瑜口出不遜諸多刻薄時,我竟然有扔水杯上去砸人的衝動:哇呀呀,有本事你也先單人匹馬殺幾個時辰再帶傷來戰啊!

  可惜的是舞臺版的碟片有些質地欠佳,關鍵時刻老一停一頓地吊人胃口。電視專輯雖然好很多,但是小喬同學實在是太不入戲啦。——竊以為吳君麗小姐大概就是來打個醬油的,否則周瑜念兩句孔明的來信她就該知道大事不好,趕緊著搶信銷毀才是正經,怎麼倒若無其事地聽到最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