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刀有幸逢真主,英雄眉宇亦飛揚,由來神物世間稀,未信太尉金刀能居上。奉命過衙完公務,再行比試在當場。」

「祗見一輪明月照迴廊,隱現燭光微放亮。」

陸謙把林}引至白虎節堂。

 

「凝眸細看,堂中境況,深沉不知是何樣?一望我又再望,左望我右又望,唉鵅A悄無人,一片迷離境況。」

一看見「白虎節堂」橫額,驚覺這是軍機重地,但已是後退無路。

「心驚慌,人著忙,不應該,來後堂,軍機擅進,招罪降,必命喪。」

 

 

林沖被擒,被帶到公堂之上。

 

 

 

 

罪名是刀擅入白虎節堂,行刺太尉。

「入禁地,遭劫太冤枉。」

太尉帶上高朋和陸謙作證。

 

 

「命我帶刀人是你。」

「你分明信口與雌黃。」

「你緣何引進白虎堂?」

「林沖,你欲脫罪名,將我來冤枉。」

 

 

「高朋好色性兇殘,陸謙奉承人陰詐,為奸如狼狽,早已喪天良。今朝柳岸戲吾妻,相逢狹路儆登徒,衙內太橫行,林沖原理壯。後門來了賣刀人,堂前命作呈刀客,心中為報復,詭計有包藏。他便老羞成怒佈天羅,他便為虎作倀張地網。」

「若還不招,嚴刑拷問。」

「那俺願招。」

「人說林}天不怕,地不怕,原來就怕皮肉之苦,好,你招供上來。」

 

 

 

 

「我願招權臣禍國,弄到百姓遭殃。我願招貪官歛財,剋扣民糧軍餉。你父子橫行霸道,禍及城市村鄉。

你護短怕招人譭謗,全心嫁害懲兇狼,我林沖此心如日朗,俺林 沖不屑五斗糧。寧甘受罪在堂前,誓不無辜來認案。」

「好一個硬骨頭的林}。人來,嚴刑拷打。」

 

 

 

 

 

 

「哎呀呀,打得我無名火起三千丈。」

 

「你們早訂陰謀,安排陷阱,俺寧死不招。」

 

 

 

 

 

 

 

「所謂人証,就是你家衙內與虞侯,物証就是太尉要看的一口鋼刀。

如今卑職証人已成太尉証人,卑職証物已成太尉証物,俺縱有千張利嘴,也難辯不白冤。

這豈不是使我冤沉海底,含恨遭殃。」

 

 

 

 

 

 

林沖受刑昏厥,太尉命人強執其手,打押認罪。

最後被刺配滄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