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 創作) 編劇李少芸 (VCD 名「將相和」)

劇情簡介(選自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秦昭王遣書趙惠文王,以十五城池換取和氏之璧。趙君臣皆慮「璧予秦,而城未可得。不予,恐招兵患。」可使之人未得。大夫繆賢薦舍人藺相如,其人智勇雙全,可為國獻策。王召見,相如願奉璧入秦。若城不入,定「完璧歸趙」。果使不辱命,官拜卿相。

精彩推介林家聲演繹的藺相如性格特徵是智慧和勇敢,皆建於愛國基礎上。

赴京:健兒戰禍夭,荒城盡蕭條這都是強秦欺趙的寫照。才智誇世的藺相如,目睹國祚飄搖,趙臣的官僚主義,民不聊生,激發他拋妻赴京,為國獻策救亡。

通過林家聲與妻對話時沉痛的神情和語調,觀眾看到藺相如愛國愛民的情懷;而當面對大將軍廉頗的刁難時,林家聲顯現出藺相如的忍辱負重,自有其傲氣。

 

 

見召:「秦邦凌弱詐換城,趙國無城空送玉」,趙既欲不示弱,又不使秦藉詞入侵,這是相如向趙王獻策的考驗,正是一語定興亡。林家聲的處理是先以果斷聲調向趙王提議:「應璧予秦,免招兵禍」的策略,再向廉頗分析趙弱秦強的懸殊軍力,並願憑才智護璧入秦,拼著不成功便成仁的犧牲精神,誓保完璧回趙,不辱國體。那段:「……準憑熱血灑秦階,拼教肝腦濺咸陽……定能理直壓強鄰,保令國威毋失喪。」林家聲唱來氣勢磅礡,把藺相如的自信、膽色和碧血丹心,充份表達出來。

釵剌:赴秦在即,相如與妻生離如死別,為使孩兒承父志,繼後作干城,欲將「國」字剌在兒臂上,切膚之痛交織著肩負國家安危之責,相如情緒幾番波動。整段「釵刺」,林家聲演來細膩感人,如抱兒苦笑,表現出藺相如苦從心發的悲痛;「刺在兒身上,痛在母心田」,以戲曲獨有的造手,細緻的表情,以默劇形式演繹相如愛妻諒妻之情意。而臨別前的夫妻互勉「望妻莫盼秦關月,望郎休念趙參星」,林家聲演來更顯悲壯、感人,唏噓無限。

 

獻璧:為保璧回趙,那管刀斧列兩旁,相如三番運計,智勇服秦王,終完璧歸趙。

相如獻璧,見秦王無意換城,運計曰璧有瑕,把璧取回。林家聲演出了藺相如的臨危不亂、不卑不亢。

王使兵奪璧,相如怒髮衝冠(怒氣更強),林家聲持璧倚柱立,與璧共存亡,那怒責秦王無信的一大段口白,林家聲唸來氣吞河嶽,激昂有力,充份演繹出相如的臨危不懼,大智大勇。

這場戲,林家聲把氣氛拉得十分緊湊,相如兩番運計,可見他的機智和反應敏捷。

完璧完璧:五日後,寶璧已被私運回趙,相如帶著智勇再見秦王,秦王欲刑相如於油鼎,相如不懼,三番運計,再行險著,迫使秦王釋之。這一段,林家聲採用了文戲武做的表演形式。

第一節,相如被秦兵托起,推上油鼎,林家聲一個美妙架增強了文場戲的動感。第二節,林家聲向列國使臣揭開秦王「言而無信,恃強凌弱」的心態,唱來正氣凜然,一句「相如死比鴻毛輕,秦王生受人天憤」,說畢自投油鼎,卻被秦兵所阻,林家聲一個執手的後翻動作,凌空過頭,落地穩,身段美,與武師配合得天衣無縫,贏得觀眾熱烈讚嘆的掌聲。

如此充滿動感的安排大大增強了戲曲文戲的可觀性,亦深化了藺相如視死如歸,大智大勇的情操。

榮歸:完璧歸趙,賜封卿相。

相如衣錦榮歸,林家聲表演了一段彌足珍貴的傳統藝術功架——「坐車」。觀眾可從他一派優悠自在的神態,掀簾窺看車外的歡愉及一些座身E腰等頗高難度的演出中,感受到相如榮歸將會妻兒的喜悅。能把戲味自然地浸入動作功架中,是林家聲的另一成功之處。

 

結語:連城璧這個戲對歷史背境有深入研究,是一部寫實歷史劇,它在編、導、演及各種舞台技巧方面,例如佈景,音樂等等都得到行內行外很高的藝術評價。85年返回國內演出時,就已被廣州粵劇研究院,錄成教材,並對林家聲的藝術造詣推崇備至。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