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徐子郎      1963年

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

紅梅如荳竹如眉,畫堂雙燕歸,

何曾曉月落烏啼,萬點鴉棲?

哀身世,猶似金劍沉埋,夢繞檀溪,

空餘天邊冷月笑我痴迷。

 

壯士悲歌,歲月隨水逝,

荒林隱客,空自度春歸,

猶祗怕英雄遲暮埋荒塚,荒草萋萋,

一朝化,可憐殘骸成白骨,聽子規啼。

 韋重輝長在紫竹林堜~住,相依為命就祗得一位喜怒無常的嫦姐姐,青梅竹馬的就是紅梅谷中的琴娘。琴娘溫柔善良,正好慰藉簫郎的寂寞。

琴娘接得消息,老父要將她許配冀王,於是不辭而別,祗托僕人胡道從把書函交予簫郎,說明離開原因,可惜卻錯把對王爺絕愛的信件給了他。重輝以為琴娘負情,並為冀王侮辱,正傷心中,為嫦姐姐發覺。

嫦姐姐希望重輝能成為寡情的鐵漢,見他為情所困,憤怒中將他痛打,但打完又傷心落淚。重輝不忍,跪地認錯,嫦姐姐教他不要認錯,就是有錯都要錯到底。

「無情寶劍,韋氏重「輝」」

嫦姐姐告訴重輝身世,說道他本是韋族世子,其父被誣身患痲瘋,牽連一族,流亡十八年,並送他無情寶劍,冀望他日可以雪恥復仇。

 

韋族起兵復仇,大敗呂家軍,並把來支援的冀王兵馬也殺退。呂懷良就迫女兒過營剌殺韋重輝,呂悼慈並許下「不成功便成仁」的諾言。

柳營內,重輝對簫念故人。

懊惱心,寂無慰,倍感傷神,

子規泣血,聲聲帶恨,更觸心內創痕,

美夢似煙消,痴心尚難沒泯,

說甚紫竹配紅梅,鳳簫永和瑤琴韻。

 

求和者原來是負心人,簫郎怒火中燒,

痛罵琴娘貪慕虛榮,移情別戀。

最是難測女兒心,痴情空惹簫郎恨,

以為是青梅竹馬,你當作流水行雲,

妹住紅梅,學不到梅花潔行,

為了趨炎附勢,竟至棄舊貪新,

問你尚有何顏,與我重輝接近。

        

胡道從把錯交的信給簫郎,誤會得以冰釋。柳營內,舊情復幟,簫郎奇怪怎麼琴娘會是求和之人。琴娘說出她本是呂氏之女。但「逢敵當誅」是簫郎對族人的誓言。

重輝和琴娘互告身世,但雙方都是難以下手。

「無情寶劍有情天,傷心人處傷心地,

簫如響奏,琴當絕音,

簫郎不活琴娘悲,紅梅萎謝紫竹愁,

劍化陰陽河,人抱生死恨。

願獻簫郎頭,換取琴娘命,

不能同生死,殺生便成仁,捨己為人甘命殞。」

「琴簫一般絕了音,」「梅竹一般朔風近。」

「怎生捨割怎生分,你死我活誠未能,」

「情相牽,心互印,既是難求合巹,我死願你可偷生,」

「堪嗟堪哀雪霜侵,」

「血濺青鋒怨劫運,我寧甘犧牲,」

「君休命殞,更請劍下屠殺斷腸人。

 

重輝私放敵人,被嫦姐姐知道。為著族人,重輝暫且拋卻兒女私情,再次執戈上陣。

 

陣前冀王大敗而回,於是以琴娘性命要脅,要重輝簽降表,將韋氏兵權交出。

壯士頭顱甘一擲,此行寧怕受煎熬,

頭可斷,血可流,簽寫降書難辦到

「若獻兵權為就範,便教韋氏永為奴,

若然不允寫降書,何忍知己紅顏歸黃土。」

「身於韋家,要把呂氏屠,怎教鴛侶相偕老?」

「知心愛侶,可惜遭天妒,說不盡痛苦。」

「早知他野心有企圖,祗為了營救鴛侶,艱險亦要冒。」

「仇恨要報,但是情義要兼顧,唯嘆無法能並存兩保。」

重輝不理琴娘阻止,最後寫上降表。

「難揮寶劍卻揮毫,見一步時行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