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003     婉玲隨筆

 

今天抱著平常心,到電影資料館看「孝女珠珠」。這個戲已經出了vcd,曾公演了很多次,雖然奇怪怎麼資料館樂此不疲,但還是買票進場,怎料,驚喜無端從天而降。

5時正,我趕到資料館大門口,電話鈴響...

「快些,林生現在入場。」電話另一方面傳來令人難以置信的聲音。

「你說林生來看戲?」

「是呀。」

三步併兩步的,也等不了升降機,就向著樓梯跑上去。

原來,我們早到的會友在大堂上等待著進場時,隔著玻璃就有人看到林生從遠而近的影子,驚喜的同時是不能置信,直至把門拉開,他從身邊經過,才能確定今天怎麼可以如此幸運,林生竟然真的在眼前出現。

「林生...」一句招呼滿含著大家對他的關心,林生精神奕奕的,回了一個微微的笑容,輕點著頭,快步的就進了會場。這時,幸好,見到林生的會友,還記得給我一個報訊電話。

當我進入戲院時,內堣w是漆黑一片,銀幕正播著宣傳片子。把票子給帶位員送去:「這行9號位。」

也不理哪個座位,反正這行都是我們的會員啦,就在第三個空位坐下來。心中滿念著的是林生坐在哪堙H

感覺上左面的不是自己人,右面的突然細聲跟我說:「你知道你旁邊的是周生,再旁邊的是林生嗎?」

「是嗎?」不敢置信,就祗在咫尺之間,我竟然和他這麼接近。原來剛才我還是從他身前經過呢!那感覺真好。

銀幕上的畫面在閃動,我的心也在閃動,心中滿是他現在想些什麼?他看到戲中的自己感覺怎麼樣?直至當楊忠保在銀幕上打情罵俏時,心中竟突然緊張起來。快要完場了,一會兒見到他,應該跟他說什麼?正思想間,戲院大放光明。觀眾立時全向後望,焦點就祗集中在他一個人身上,而他已立刻被保護著離開戲院。

說被保護著,一點也沒跨張,資料館的負責人早已有所準備,就讓他直接坐專人升降機到停車場。於是我們就祗能飛奔下樓,剛好趕及看到他上車,就祗這麼的驚鴻一瞥。

他的車子在我們身邊經過,停在出口處,我們興奮地併命揮著手,車內的他也在跟我們揮手道別。他,揚著略嫌消瘦的面容,滿面笑意,我們心頭上的一塊大石,立時掉到不知那堨h,心就祗載著輕鬆愉快。

開心,不單是可以見到他,開心是他終於能夠放下來,他終於讓自己在公眾場所出現,這個「放下來」縱是不完全,但起碼也表示出他願意把它放下。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所以我們才這麼的開心,也以第一時間讓這個喜悅跟大家分享...

放心吧!他康復得很快,很好,願下星期和再下星期都可以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