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2003                                                                      

林家聲匆匆的回來,轉眼間又匆匆的回去。

今天,我們一眾聲迷集合在機場,心情都是沉重的。

二時,看到林生林太到來。驟眼看,林太還是淚痕未乾,而林生反而是比較鎮靜,態度從容,祗是一望而知,他們的心情也是很沉很沉。這一來離別在即,二來,想也是為了阿添吧!因為他倆要親手把他的兒子帶回加拿大。

辦了行李過磅後,他們就往機場餐廳用膳,餐廳給他一個獨立的房間,我們就祗能望門輕嘆。房內進餐的是來送行的朋友,有周振基夫婦,劉金耀夫婦,蓋鳴暉。

我們在門外等,直等到三時多,待他們用膳完畢,我們就送夫婦倆到登機處。一路上,林生的精神都很好,健步如飛,在七十多人的聲迷送機行列中,我要急步跑才能趕上,但我看得到他的機會很少很少。

因為登機就得夫婦二人,林生要親自拿那很重的瓶,所以就叫來一輛輪椅,讓林生坐著,那麼就可以把它放在膝上,又可以從職員通道進入,又有工作人員隨身照顧,正是一舉幾得,所以林太也沒反對。

在蓋鳴暉的吻別中,在林太的眼淚下,在眾聲迷的依依不捨的離情堙A林生夫婦就跟我們揮手道別。

正是此別不知何日見,不敢執手問歸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