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專欄1

 
   
   

藍天佑

聲哥離開我們這幾天,除了難過之外,也有留意你fb的動態,擔心你的情緒是否承受得到。一直覺得聲哥與你的關係,已不是師生般簡單,每年聲哥生日,如非有演出,你必列席主家,親切有如子女,你的傷痛可想而知!這幾天你的fb似是停頓了,是不想情緒受困擾,或是人到傷心自無言?作為你的支持者,也不便多言,以免添煩添亂,今天見到了你的留言,畧為安心!總之作為一個專業演員,無論發生任何事,也祇能勇往直前,才不負師父寄望,更希望你以後多以頌先聲班牌演出,多排林派戲宝,免令林派戲宝失傳,以慰聲哥在天之靈!


林家聲:我是戲癡

查小欣

我是戲癡,醉心演戲,隨了大戲,甚麼都不懂,像個傻佬。」1983年,林家聲與半途插班的汪明荃合演《天仙配》,到聲哥位於太子道的家做專訪,他是位謙謙君子、文質彬彬,就如戲台上瀟灑的書生,聲哥可以專心投入粵劇,賢能的林太紅豆子居功不少。


聲哥是有「萬能泰斗」之稱的薛覺先最後一位入室弟子,與白雪仙、羅艷卿等同門,盡得真傳,由他開山的粵劇超過40套,包括《無情寶劍有情天》、《周瑜》等,是梨園長壽班霸,堪稱一代宗師,在港英年代已獲英女皇頒授榮譽獎章,回歸後分別獲銅紫荊星章及銀紫荊星章,梨園地位得到一次又一次的認同,在外國會為此等級數的藝人設紀念館,將聲哥的唱腔和派別申請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以添香港文化氣息,經常把國際標準掛在口邊的特首高官,在嘉許本土出色人士上,完全忘記國際標準。


後輩們不單要承傳林派藝術,更應對粵劇癡戀,將粵劇發揚光大。


「聲」輝難再續    粵劇要支持

石老師工作室

名伶逝世,不但粵劇界失去一位宗師,本地藝術界亦失去一位成就卓越的表演藝術家,對粵劇藝術的傳承有一定的影響。港人在惋惜名伶離開之餘,也應支持粵劇,好讓這門傳統藝術得以流傳,發揚光大。


粵劇名伶林家聲(1933-2015)自小學習粵劇,是近代粵劇泰斗薛覺先的徒弟,他外形俊朗,動作靈巧,文武兼備,可謂是粵劇及粵語片時代的湯告魯斯(Tom Cruise)或基斯伊雲斯(Chris Evans)。林家聲創作逾40套粵劇,劇目包括《雷鳴金鼓戰笳聲》、《無情寶劍有情天》等,又拍過超過300部電影。他在粵劇界的成就令他三度(1981、2005及2011年)獲授勳銜,而2010年則獲演藝學院頒授榮譽博士銜,都是社會對他在粵劇努力和成就的嘉許。


評價一位藝術家,通常會以其藝術天份、其融會貫通和創新的能力,以及最重要的努力為準則。論天份,林家聲九歲已做武松一角,有「神童」之稱;論融會與創新,據名伶尹飛燕憶述,林家聲博採了中國各地戲曲,包括京劇、越劇及崑劇等的元素,融入自己的動作中,讓表演更臻完美;他曾透露拜師逾廿位,即使是踢槍耍錘等動作,都會博採諸家之長,做到最好;看《貝隆夫人》,他又會受啟發,在《西廂記》的劇目中,把東、西廂布景旋轉,避免落幕換景,影響演出節奏;連看芭蕾舞,他也會研究有何值得參考的地方。


戲行內外,林家聲的努力有目共睹,至於其藝術成就則可從他演《三氣周瑜》「蘆花蕩」時的動作及「歸天」的演繹可見。去年3月,在一頒獎禮上,他以逾80歲的高齡,先後演繹薛覺先名曲《胡不歸——慰妻》及自己的《三夕恩情廿載仇》,寶刀未老,即使受柏金遜病影響,仍運腔裕如,神完氣足,盡顯宗師風範。


有人說,中國戲劇之集大成者是京劇,而京劇之集大成者是梅蘭芳,他更被譽為京劇才藝雙絕,京劇也因他而得以昇華為藝術表演體系。其實,是京劇造就梅蘭芳,還是梅蘭芳造就京劇,不得而知,林家聲也一樣,表演藝術是因個別傑出藝人得以發揚光大,還是藝人因那藝術而成就、揚名,有待商榷,但人生百年,壽命畢竟有限,藝術家、演藝人總會老去而藝術若傳承得法,則可千秋萬世。


與其追懷個別藝術家的精湛造詣,不如寄望藝術會後繼有人,繼續發揚光大。以林家聲為例,他近年就參與了很多培育後進的傳承工作,粵劇需要有心人,還要社會支持這種傳統戲曲的表演形式,但北角新光戲院的情況,卻顯示出港人對本地粵劇支持的無心無力。大家先別批評政府,反而要問自己對粵劇支持有幾多,否則,長此下去,本地文化、藝術只會隨着個別殿堂人物的離開而逐漸變得單一、後繼無人。

 

關昭:藝壇典範 永懷“聲哥”

 大公報   2015.8.6           文/關昭

  “聲哥”走了!

  聽到這個突然而來的消息,全港粵劇戲迷沒有不感到震驚的:“聲哥”雖然長期患有柏金遜症,但身體一向還是“硬淨”的,而且最近病況還有所好轉,頭和手不受控制的顫動減少了,怎麼,突然就一睡不起,事情怎會這樣突然的呢?

  “聲哥”走了,戲迷不能不傷心、不能不難過,因為“全世界”就只有一個林家聲!他英俊的扮相、傳統的唱腔、優美剛勁的功架和做手,他的文武不擋、宜古宜今,還有他那一絲不苟、盡善盡美的藝術追求和風格,今後將會隨着他的離去而永成“廣陵絕唱”了。

  可以説,林家聲的粵劇造詣和鑽研之深、涉獵之廣,眼前堪稱無與倫比,省港澳無人能及。當然,老一輩粵劇名伶,不論是已故或尚健在者,如已故的任姐、新馬、麥炳榮、紅線女……,以及尚健在的仙姐,無不都是獨當一面、在藝術上獨樹一幟的,但要説到演戲的認真以及在台上那種一分鐘也不會鬆懈的嚴謹,“聲哥”是全行知名,認了第二、沒人敢認第一的,他的認真,有時甚至已到了執着和痴迷的地步,連看的人也替他“辛苦”,很想勸他不要那麼賣力了……。

  林家聲自小學藝,有幸得在薛覺先、唐雪卿身邊成長,在藝術上打下了非常牢固的基礎,加上天資聰穎、後天勤奮,遂成一代名伶、一派宗師。

  “聲哥”生前,不僅專注粵劇,對京劇、崑曲也非常喜愛,他曾經為了學會京劇名角李少春在電影《野豬林》中的一場舞劍而專門北上問藝,在家也經常放映京劇錄像觀摩,在他的生活中,真的就只有“戲曲”兩個字。

  今天,“聲哥”離開我們、離開他一輩子深愛和奉獻的舞台了,再多的讚頌之詞也難以概括他的藝術成就和追求。今天的年輕人,要學習“聲哥”,一要學他紮實的基本功、二要學他的勤奮和認真、三要學他對其他戲曲藝術的學習精神。舍此三途,不會再有第二個林家聲。

  “聲哥”,我們永遠懷念你。

 

 


雲中一野鶴    天上往來飛  

衣箱--歐翊豪      am730 Fresh 專欄        2015年8月14日

一代藝人無憾無痛地離開了塵世,離開了一直愛戴他、敬重他的好友戲迷們。

遙想當年,仍未足十歳的我,還趕得及看林家聲的戲。一九九三年在新光戲院演出的林家聲藝術滙演,一槌鑼鼓三十八場,票難求,有幸欣賞到《煙波江上西 子情》。台上的范蠡西施演得纏綿,尾段五湖泛舟,二人身穿同款藍色戲服,雅淡得很,手持船槳,江上泛棹,看得我傻了眼。年紀雖小,倒也感受到粵劇藝術的威 力。林家聲陳好逑載歌載舞,眼波流轉,舉手投足皆有法度,也出於自然,戲在身上,這就是藝術。多年後,雖有劇團演出同樣的劇目,卻演不出同樣的味道來。的 確,後無來者。

加入香港電台工作,讓我有緣認識聲哥,彼此接觸機會多了,也有幸參與編訂他的藝術叢書工作。那時,很多新秀、老倌都去拜訪聲哥,請他指正一二,以提 升自己的演出水平。與此同時,聲哥一面帶領編輯委員會進行資料整理的工作,同時指導新秀演出,樂此不疲,儘管身有病患,但無損對粵劇的熱誠及投入。

我非伶人,聲哥也樂意指導,這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作為戲迷,倒想重溫他舞台上的精彩演出,我提出看戲的請求。《周瑜》、《情醉王大儒》、《喜得銀河抱月歸》等,一套套都是精品,內裡包含的,是頌新聲劇團的團隊精神,是聲哥逑姐的心血結晶。

《煙波江上西子情》是我的最愛,也是舊夢。聲哥替我來一個重溫舊夢,在旁為我解釋每個身段含意、情緒表達、聲腔掌控。我不演戲,但卻因此而增加了對粵劇的認知,亦知道藝術之博、精、深、新。

他問我:「你有看過多情君瑞俏紅娘嗎?」二話不説,又拿出影碟。張生的風流俊逸、紅娘的機靈秀氣,一一重現眼前。在我看得入神時,他會在我不知不覺 間親自遞上飲品;儘管身體偶不受控,但依舊站起來,為我示範「園林寂靜花如海」的身段。明知我並非演員,但卻如許照顧,是因為他對粵劇的鍾愛,那種一生一 世的鍾愛。這就是我所認識的林家聲。

「雲中一野鶴,天上往來飛」,來自《冷暖人情味》一曲,也是聲哥喜愛的曲目之一。離開,縱然讓親人好友戲迷萬般不捨,但想到他現在已能擺脫世俗雜事,更留下藝術傳於後世,天上往來飛,卻是自由自在,享有真正安息。


明藝•人物﹕我與林家聲博士的最後因緣   

報   2015.8.15

林家聲博士逝世了!真是難以想像,因為不過幾天前,我還和他一起在尖沙嘴共進宵夜,席間他還款款而談,論述演出《多情君瑞俏紅娘》六柱演員的表現。雖然林博士患有腦退化症,但他除了因病情影響,身體有不能控制的輕微活動外,思路清晰,令人覺得他還是一位身體不錯的老人家。

筆者和他能結緣,緣於《多情君瑞俏紅娘》一劇。因為多年前我得到師長的介紹,說《多情君瑞俏紅娘》是林博士少有演出的內地編劇劇本;及後,筆者在電視重播上看到《多情君瑞俏紅娘》中《送別》一場的慈善籌款演出,因而建議八和粵劇學院作為二○○四年的實習演出劇目,又因為原著《送別》一場只是一首惜別曲,不足五分鐘的演出,便狗尾續貂,把此一折子戲,增添曲白,成為一個長約二十餘分鐘的折子戲;更因此重新編寫《西廂記》的粵劇全劇劇本。

《多情君瑞俏紅娘》成了筆者的夢魘。因此去年建議梁兆明和王超群兩位粵劇紅伶演出,並鋪排出今年七月「林家聲博士六十至八十年代作品展演」這一個粵劇系列演出節目,更有幸由伍永熙先生代表,邀請林博士擔任義務藝術指導,教導六柱演員的演出要點。

梁兆明雖然是林博士的徒孫,但這是他第一次在林博士之前耳提面命,學習一個完整劇目的演出。梁兆明和王超群,都在是次演出中,得到林博士的讚譽和肯定,說他們演出了神髓;他也讚譽飾演崔相國夫人的溫玉瑜,演來不慍不火,恰到好處。

席間,林家聲博士談笑自若,似乎他甚樂於教導新人。因為在兆群英劇團演出此劇之前半年,他亦曾教授新秀演員任丹楓和紫令秋演出同一劇目;顯然林博士於教導後輩是樂此不疲,也只要有人願意學,他便用心教。不過,任丹楓和紫令秋兩位新秀演員,因為資金不足,便不能像兆群英粵劇團一樣,重新製作《多情君瑞俏紅娘》一劇中的主要道具「活動牆」;事實上,筆者在籌備是劇演出,堅持資金的投入,才能製作這一個巨型的道具。

於無聲處卻有聲有色

筆者的堅持,是因為深感到「活動牆」的作用,是能夠令到演出舞台的表現空間不斷轉變,從而令到兩個戲劇場景不斷轉換,就像把一個吹氣的氣球扭成兩邊,卻又讓兩邊忽大忽小,一邊大時另一邊小,配合張君瑞等待紅娘遞柬時中心栗六的心情,令到整個表演活潑起來,加強了劇場氣氛。

從劇本而論,《多情君瑞俏紅娘》只是一個中規中矩的劇本,也因為是內地編劇的作品,和香港的演出方式有一定的距離;例如有一場戲主角張君瑞上場,竟然全無曲白,算是沒有出場,但林家聲博士卻安排了一段古老牌子音樂,從而烘托了主角的出場,於無聲處,卻有聲有色。誠然「活動牆」的概念,亦出自於林家聲博士擔任此劇首演的主角兼導演的手筆,也由此看到他作為藝術大師所展現的藝術理念,確有過人之處。

林家聲博士往矣!但願他存續粵劇的理想能薪火相傳下去,也願粵劇藝術能發展得更有聲色,告慰林博士。

(作者是資深粵劇編劇及藝術行政人員,曾任八和粵劇學院統籌、香港藝術發展局戲曲顧問。)

●區文鳳



一代宗師林家聲博士    葉家寶` 2015.8.19

http://ipkapo.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41.html?m=1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就這樣,林家聲博士在8月4日,安詳地、悄悄地離開了我們,没有人再揮動他的戲服衣袖了!

今天輕扶著他的靈柩步出靈堂,外面灑下同哭的雨。此後,他從這世界去到彼世界,伴著花海、伴著祭帳、伴著梵音,一句句誦經送走了薛覺先最後一位入室弟子——我們的聲哥。

腦海又回到七、八歲兒時,伴著先母到明星戲院看聲哥的《雷鳴金鼓戰笳聲》,又陪著姑母到大戲棚看他的《無情寶劍有情天》;稍長,先父又帶著我去看聲哥的電影《南龍北鳳》及《武林聖火令》。我的童年,雖不算富庶,但心靈卻是充實愉悦的。

亞洲電視原是保存聲哥最多戲寶的,包括他九十集三十分鐘,在林家聲慈善基金執行董事周振基博士督導下,千錘百鍊,重新剪輯的《林家聲戲寶承傳系列》,現晨早及黄昏仍在亞洲台及歲月留聲頻道播出。可惜,原本一系列他有份主演的粤語長片已轉售予TVB了;幸虧我們還有黎燕珊及高志森分别與他做的個人專訪。

看著一顆顆粤劇或粤語片電影明星的隕落,作為全球首家華語電視台豈能坐而不理,我們一定要保存這些文化演藝寶藏,這都是香港的驕傲。

今天剛好是七夕,我們永遠愛慕,永遠懷念的林家聲博士將在另一永琤@界,我們雖不能再與聲哥鵲橋相會,但他卻可與紅荳子在鵲橋重逢了!

我們的張無忌,我們的林冲,我們的梁山伯,我們的陸文龍,我們的周瑜,我們的翩翩公子聲哥,將永遠在我心中……

《天荒地老情不滅,相逢唯待夢魂中!》

《遁世仙鄉住,寄跡煙水間,朝歡暮樂,忘盡世間煩!》


澳門日報    2015.8.22

作者: 高梁

 聲哥留下粵劇秘笈

    “情惆悵,意悽凉,枕冷鴛鴦憐綿帳,巫雲鎖斷,翡翠衾寒……妻啊。”電視播映“一代宗師”林家聲出殯。筆者腦際響起《胡不歸之慰妻》,時逢七夕情人節,幻想聲哥魂魄信步“鵲橋”,急赴蓬萊,與“阿豆”、“阿添”樂聚天倫了。林家聲八十二歲,弘揚粵劇藝術,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老爺”他魂歸妻兒,藝留鄉土。戲迷們慰相思,彈指一瞬,聲哥音容即現眼前。各位戲迷,節哀順變,願君安康,免聲哥長掛念。

    “胡呀胡不歸,胡呀胡不歸,杜鵑啼,聲聲泣血桃花底,太慘悽……嗚嗚啼。”林家聲化作一縷青煙,直飄霄漢,骨灰運加國與妻合龕。戲迷隔洋拜祭,若播《胡不歸之哭墳》合什:“聲哥尙饗”,寓娛樂於哀思。

    遥祭林家聲,一再凝迴《胡不歸》。此乃粵劇壓軸瑰寶,文武生之考牌作品,檢定“薛腔”的唯一標準,太深入民間了,一聽便知龍與鳳。靈堂顯赫四大字:一代宗師!又要請教高明:粵劇,多少年為一代?世界大勢“五十年河東,五十年河西”,社會關係“十年人事幾翻新”,影視“三年人事幾翻新”……粵劇以“薛派”為尊,林家聲是最後一個“入室弟子”,與白雪仙亦“薛派嫡傳”。一代宗師應是薛覺先。也許三十年為一代,這些年的香港粵劇,以林家聲領風騷。“金”一般事實,林家聲逢演必爆,退出舞台時本演三十場,後加至四十五場,都爆瀉!巡迴美加也爆。他病後每次演出,座無虛席,譽為香港粵劇“中流砥柱”,誰曰不宜?青出於藍,猶勝“五哥”者,林家聲、白雪仙、羅家寶。新馬仔創造新馬腔流派,仍自稱“薛派傳人”,初起藝名“新薛覺先”,發現別人先用了,改用“新馬師曾”。

    不論甚麼派,能“場場滿座”,就是最堅流派。宗師!“視聽之娛”這麼簡單麼?筆者遊少林寺時,請教一住持高手與宗師的分別;高手,當然好打得。宗師,必須著書立說,用哲學解釋武功,不但知其然,還須知其所以然。粵語片見縮骨教頭留有一手,“寧教十招,不與一言。”宗師定義,須著書立說,解釋箇中“所以然”。聲哥留下的,除了聲色藝,還有至珍至寶的粵劇心得,即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