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後,徽、欽二帝先後駕崩,公主侍婢宛兒前來冷山相告,此際正是朱弁臥病,卻驚聞消息...

 

 

 

 

 

 

 

 

 

 

 

噩耗驚聞心膽裂,難完使命恨漫漫。

迎二帝,願成空,

不禁失措驚惶魂欲散。

 

 

 

 

 

 

 

 

 

朱弁不聽宛兒和朱祥勸慰,仍是悲傷絕望。

臨難正愁忠義少,當助你脫離虎穴出龍潭。

不若我速尋公主到山前,

共策良謀,助你回邦返。

 

 

 

 

 

 

 

 

 

草台作壇,淚燭心香,朱弁遙祭二帝...

 

 

 

 

 

 

 

 

 

 

 

 

 

 

日月藏絕塞間,國仇家恨幾時還;

剖心為寫黎民恨,泣血難舒志士顏。

 

 

 

 

 

 

 

 

 

 

 

 

 

 

天地埋愁,情切慘。

二帝蒙塵,晏駕冰山,萬般痛苦方寸間

士無顏,百里黃塵望故鄉難抬淚眼

宋土,半壁殘,

六載志未酬,異國偷泣嘆。

一生憂患,被囚在冷山,負疚懷慚。

 

 

 

 

 

 

 

 

 

一夜風萬里沙,難掩孤臣千點淚,

國恥何日雪,民恨幾時還?

二帝痛歸天,恨胡虜暴戾專橫,

我六載枉偷生,受盡人間慘。

保節尚能原,辱命無可恕,

羈囚塞外,生死去留難。

 

 

 

 

 

 

 

千磨百劫病中生,泣血陳詞求俯鑑

去國孤臣傷國難,

遺民淚盡故塵堙A仇恨如海有日還,

莫教胡騎橫行。

 

 

 

 

 

 

 

 

 

 

 

哀我六年身陷虎狼關,大任難完赦罪難,

枉有忠肝和赤膽,難望重回宋江山。

 

 

 

 

 

 

 

 

 

 

 

 

 

驚心一片瀚海寸步難行,

誰憐孤忠,折辱冰山,

嘆主上罹劫難,哭祭淚汍瀾,痛腸斷寸心冷,

使臣塞上行,受命不怕赴危難,迎回聖上莫怠慢,

傷心使命難完,血淚汍瀾。

 

 

 

 

 

 

 

噩耗驚傳,摧肝破膽,

枉我含悲忍耐,六載牧馬寒山,

慟哭二帝崩殂,恨難把狂瀾力挽。

 

 

 

 

 

 

 

恨難酬素志,故國復歸已晚,

我已心灰意冷,五國城媄爣耋s駕,

自愧被困敵國,大鵬欲展翅,嗟折翼一旦。

 

公主到來曉以救民大義,並設計把他救回國去。

義正詞來相責,孤臣孽子倍憂煩,當頭棒喝醒痴迷,唯望早破樊籬,回邦返。

可嘆使命難完羞欲死,去國孤臣帶恨還。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