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宵碧血灑東京,今朝枷鎖喪前程。人間畢竟無天日,任由奸佞害忠貞。」

「男兒本有鋤奸志,無力鋤奸愧不勝。君不見渡頭野老吞聲哭,君不見隔岸東風吹血腥。」

「妻為夫兮收白骨,子為父兮替受刑。東京一片無樂土,西村三地有啼聲。」

「恨不能殺盡貪官和污吏,願一朝吐盡怨氣與不平。」

 

 

 

 

與妻相逢,仿如隔世,生離猶死別。

「娘子呀,官衙有理說不清,殺害英賢早設阱。有心除異己,我無路訴冤情。

賣刀原是奸權命,引進閰羅殿上,無辜慘受毒刑。三載刺配滄州,怕難以重回鄉井。」

 

 

 

 

 

「語語辛酸誰忍聽,言言腸斷訴心聲,鴛鴦既是難同命,鶼鰈空留劫後情。」

咬破指頭,血寫休書。

貞娘不願接受。

 

 

 

 

 

 

 

「難求破鏡能復合,驚心怕聽斷釵聲,貞娘原是賢淑婦,林 沖豈有薄倖名。」

「我比青蓮還潔淨,我比寒松翠柏矜。生死誓為林家婦,患難夫妻露真情。」

 

 

 

 

 

「但願天下人負我,不願黃泉負愛卿,未忍落紅隨水去,此時哭笑兩不成。」

「一個是披枷短盡英雄氣,一個深宵夜讀烈女經。收不成,接不成,折翼難分折柳情。」

 

「林沖,一生未有將人負,卻不料千秋遺恨負娉婷。」

 

 

 

 

 

 

「妻不休時夫不去..」

「夫難安去妻難離..」

「愛夫當順夫所求..」

「順夫強從夫所命。」

貞娘把休書字句更改,以示不變的情。

 

 

 

 

「聲聲催..」

「下逐令..」

「鷹犬惡毒永記心旌,已盡喪良知失本性。」

恨樑空,孤淒冷,今生聚散誰人定。不應有恨天與知,遠山杜宇不忍聽。」

 

 

 

 

「不忍再復向紅顏認..」

「執手再復向檀郎認。」

「有日殺奸貪,再未許邪惡殘民命。」

 

 

 

 

 

 

 

 

 

 

 

 

 

   4